产品分类

公司简介

上虞市宏兴针织有限公司,是一家拥有进出口自营权,专业生产出口中高档单双面针织面料、时装面料、女装面料、针织坯布、双面针织布、单面针织布、罗纹布、圆筒布料等系列产品的公司,产品主要包括:毛圈(巾)布(二线纬衣,三线纬衣,绒布,天鹅绒等)、复合布、衬垫布、大小循环彩条布、无缝圆筒布(门幅5英寸-40英寸)、提花布、网眼布、汗布、 棉毛布等, 采用丝、毛、麻、棉、晴、涤、植物纤维(天丝,大豆,树脂,莫代尔等)和各种混纺原料,远销韩国、日本和欧美等国家及地区。

成员博客

资源与链接

访问数:1986065

www.878123.com

“老司机”上演“薄暮骗” 虚构身份骗取百余万元--法


更新时间:2019-01-09  浏览刺次数:


2017年9月25日,刘阿姨在女儿的陪同下到公安机关报案。经考察,周成峰的真面目逐步揭开。他现年60岁,早年离婚,和儿子住在廉租房里。平时靠政府补贴生活。周成峰还有犯罪前科,曾因诈骗罪被判了三年。

除了办理经济适用房,周成峰还吹嘘自己是农工商、真北乐购、家乐福等三家超市的股东,已投资了二三百万元,每季度分成可得二三十万元,让刘阿姨也往里面投钱以获得分红。

“脚踩两只船”

经查,和李小姐在一起时,周成峰并未和刘阿姨分辨,依然向刘阿姨要钱作为自己混充“大款”的资本。李小姐称,她曾听到他与刘阿姨打电话,但每次周成峰都敷衍说“以前的老街坊,欠我钱没还”。

2016年12月,周成峰在一家美发店意识了20多岁的李小姐。为了博取姑娘的欢心,周成峰吹捧本人有上海市菜篮子工程的股份,去年一年投了300万元,不用上班每个月也能分成二三十万。在李小姐面前,周成峰确实出手阔绰,对其有求必应。在他剧烈的追求攻势下,李小姐逐渐对这个看上去事业有成的老男人芳心暗许。

(责编:蒋琪、曹昆)

到2017年下半年,刘阿姨仍未接到过任何对办理经济适用房的新闻,而每次问到分红的事件,周成峰都说不要着急,下个季度必定有,最后竟以自己生病在医院治疗谢绝与刘阿姨会见。直到这时,她才将此事告诉女儿,更加确信自己是着了骗子的道。

2016年6月,年过50的刘阿姨离异后,经友人介绍意识了当时年近60的周成峰。他时一直地涌当初刘阿姨身边,对她嘘寒问暖、关怀备至,二人促熟悉起来。彼时与前夫的经济纠纷官司令刘阿姨身心俱疲,而眼前这个男人看上去浑朴老实,让她觉得有了依靠,于是和他开始了一段刻骨铭心的“黄昏恋”。

2017年1月,周成峰借口自己姐姐的孙子得了白血病急需用钱,找刘阿姨要钱。刘阿姨给钱之后想去探访,周成峰却以病人已去世为理由拒绝。2017年4月至7月,周成峰辨别以自己喉咙发炎需要开刀,肾脏需要开刀,心脏须要装支架等名义借钱。刘阿姨早把周成峰看作了自家人,无论他什么时候借钱,刘阿姨都给。

没等刘阿姨拿到抵偿金,周成峰说自己可以援助办理经济适用房,没到手的18万元以此为理由,被周成峰收入囊中。

原标题:“老司机”上演“傍晚骗” 虚构身份骗取百余万元

空想恋人竟是骗子

对周成峰,刘阿姨一直都是真心对待,哪怕他要钱的理由很荒诞,刘阿姨都深信不疑,将自己仅有的积蓄和房产抵押的钱款陆续给了他。由于周成峰曾嘱咐不要将二人的事告知其余人,刘阿姨给钱的时候,从没有与女儿商量。

骗了百余万元

“薄暮恋”本是温暖而美好的,但被告人周成峰却虚构各种身份,以恋爱为名,让两名女性落入恋情陷阱,进而骗取她们的钱财。2018年10月19日,经上海市普陀区检察院提起公诉,法院一审以诈骗罪判处周成峰有期徒刑十三年,并处罚金公民币10万元。情场“老司机”,终于翻车了。

经审查,被害人刘阿姨被周成峰以各种理由骗取金额百余万元;李小姐的父母被周成峰以投资菜篮子工程为由骗取钱款8万元。

周成峰的儿子说,从2016年9月起,周成峰多次给其转账2000元到10万元不等,并称需要钱用时要随时帮他掏出。其间,他还让儿子将部分钱转账给一个叫“小花”的女孩。对此父亲曾向他说明,这些钱是一个有钱老阿姨给她女儿花的。经周成峰儿子辨认,父亲口中“老阿姨家的女儿”,正是李小姐。

不料30多岁的年事差受到了李小姐父母的反对。为了赢得他们的支持,周成峰声称可能帮助他们进入自己所在的菜篮子工程“吃空饷”。

李小姐一家始终蒙在鼓里,直到东窗事发,周成峰被公安人员带走时,他们才如梦初醒。

检察官提醒,本案中犯法分子的手法切实并不高明,无非是以恋爱为幌子骗取信任来达到自己的犯罪目的,交友时一定要保持理性,警惕甜言蜜语背地的“温柔陷阱”。

这仅仅是个开端,之后,以帮忙办理经济适用房为由,周成峰始终地煽动刘阿姨将自己的房产典质国民币90余万元,并将其中60余万元作为办理费交给了周成峰。钱交出去了,经济实用房却迟迟不得手,面对刘阿姨的询问,周成峰每次都敷衍:办理需要时间,再等等。

到案后周成峰拒不认罪,辩称跟被害人刘阿姨是男女友人关联,不欺骗钱款。但谎言说多了自然漏洞百出,检察官在详细审查卷宗资料后,发明周成峰的供述中浮现了大量前后供述不一、阐明不合逻辑的情况。

说的谎总要圆起来,于是周成峰在和李小姐来往期间,每月通过银行转账给李小姐父母各5000元作为“工资”。此举不仅打消了李小姐一家的疑虑,更是取得了他们的好感。基于这种信任,在周成峰承诺“年底可失掉分红10万元”的利诱下,李小姐父母立即爽快拿出了8万元给他投资所谓的“菜篮子工程”。

尤其让刘阿姨没想到的是,经公安职员考核发现,她倾尽所有、打算共度余生的这个“老伴儿”,跟自己交往的同时,竟挥霍着她的积蓄,潇洒地跟一个小姑娘谈恋爱。

交往不久,周成峰告诉她自己有个哥哥在公安局工作,还有个姐夫在法院工作,不需要刘阿姨露面,就能够解决她和前夫的官司,不过需要刘阿姨先付20万元“打通关系”。刘阿姨信以为真,取出20万元和打官司所需的材料一并给了周成峰。同年9月,刘阿姨收到了周成峰带来的好消息:官司赢了,前夫赔了18万元。